朱光耀谈2019年中国经济发展:需关注四个不确定性
发布时间:2018-11-25 18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23

新京报讯(记者 侯润芳)今日,在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,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在演讲中表示,2019年中国经济发展将面临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,主要的不确定性体现在全球供应链整体布局调整、世界贸易组织(WTO)等多边贸易体系改革、英国“脱欧”、美联储利率政策走势等四个方面,这些不确定性相互叠加,使得外部环境愈发复杂严峻。


第一个是,全球供应链整体布局面临着调整的不确定性。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出“美国第一”的口号,要求制造业回归美国,引发全球供应链整体布局的调整。当今世界,产业链布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比较经济利益学说原则的基础上,在资源配置、劳动力素质、市场前景等多种因素作用下形成的,它是国际跨国公司做出的客观选择。


世界各国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,紧密交融,产业链、价值链、供应链形成了一种有机的、有序的联动。供应链为全球经济有序运转提供了保证,保障了世界各国经济相互依存,有序向前发展。在更广泛意义上来讲,供应链对世界的稳定与和平有重大的影响。不顾供应链布局形成的客观因素,而一味强调美国制造业回归,违背经济规律、很难实现。但是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,提出这种政策导向对现有全球供应链布局的稳定性产生冲击,突出表现在对跨国公司企业家信心、投资意向和预期的影响。


在供应链布局存在调整的不确定性的同时,与供应链紧密相连的产业链、价值链也面临着调整的不确定性。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2019年度的工作,明确明年抓好七项重点任务,其中第一项任务就是要加强制造业。制造业发展十分重要,为中国在全球经济发展中的地位提供保证。当今中国的制造业有全世界最完整的产业布局,拥有联合国所定义的产业部门的所有内容,这一局面难能可贵,但在某些高尖端项上还需通过创新发展来提高能力。


第二个是全球规则的不确定性,特别是多边贸易规则面临改革的不确定性。多年来,公平、透明、包容、反歧视性的多边贸易规则,即WTO的指导原则一直作为处理全球贸易争端的基本思路。这些原则在全球格局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、WTO等多边框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多边贸易原则应是世界所有国家,特别是WTO的164个成员共同遵循的原则。但是,由于特朗普总统的政策,WTO前景面临严重的挑战。在WTO最关键的仲裁机制中,通常有7名上诉法官,每名法官任期8年,每项上诉裁决法定至少需要由3名法官作出。现在,WTO的仲裁机制中只有3名法官,其中2名还将于明年12月退休,但是由于美方无理阻挠WTO法官的增补和连任,WTO仲裁机制面临停摆。


现在,欧盟、加拿大都分别提出了WTO改革方案,中国和欧盟也建立了WTO联合工作组,当前的当务之急是解决WTO仲裁机制的停摆风险。但坦率而言,困难很大,主要是因为来自美国的阻力。在WTO改革上的交锋,影响到WTO的前途,影响到多边贸易体系规则,关系到世界贸易能不能够继续保持一个稳定的增长。我们怎么应对?我想还是要坚持世界的事情世界各国商量着办,WTO的164个成员的利益都应得到合理的反映。


第三个是英国“脱欧”的不确定性。到目前为止,英国和欧盟方面的谈判进行得非常艰难。为了脱欧方案,英国保守党内部此前还进行了对英国首相特雷莎·梅的信任投票。尽管其惊险过关,但是反对党工党已经提出了议会对特雷莎·梅首相不信任案的提议。英国政局的走势关系到英国同欧盟的脱欧谈判,核心问题是“软脱欧”即有协议的脱欧,还是没有协议的“硬脱欧”。英国政府就两种脱欧对经济的影响都作出了评估,尽管脱欧本身对英国经济在一定时间内都会产生负面影响,但是“硬脱欧”影响更大,预计将给英国带来-9%的影响,那将对英国、欧洲、世界都是一个巨大冲击。除了英国脱欧,欧盟内部还面临着包括意大利债务问题等其他问题。我们希望一个稳定强大的欧洲,也期待着欧盟和英国谈判能够达成最终的协议,因为这符合英国的利益、符合欧洲的利益,也符合世界的利益。


第四个是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利率政策的不确定性。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仅影响美国,其外溢性也直接影响着世界,特别是影响着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外流和货币稳定的重要性。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,美联储实行零利率政策,并同时实施了量化宽松货币政策,大量购买美国政府债券和有抵押的债券,造成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迅速膨胀。2014年12月,美联储结束美国债券和有抵押的企业债券购买,并在此一年之后开始提高利率,最初的加息步伐、节奏非常缓慢。后来节奏逐步加快,从2015年到2018年的四年间,美联储9次提高利率。但是2018年下半年,美联储加息的政策和节奏受到了特朗普总统的强烈攻击。尽管美联储是独立机构,但是特朗普总统置行政当局不能干预美联储的原则于不顾。在美国当地时间12月19日,美联储再次提息及美国股市持续几天的大跌之后,现在特朗普总统恼羞成怒,甚至要撤换美联储主席鲍威尔,尽管这是非常具有挑战的。不管怎么样,美联储政策的外溢性,对新兴市场国家,特别是经济面临挑战的新兴国家的资本外流、本币贬值会产生重大的影响,2018年在阿根廷、土耳其已经有所显现。


在严峻的外部环境下,2019年中国经济如何应对?


“我们一定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。坚持深化改革,扩大开放,首先把中国的事情办好。与此同时,我们积极参与全球治理,对世界的和平发展作出我们的贡献。用稳定战胜不确定性,是我们在2019年应对外部复杂严峻挑战的重要任务。”朱光耀说。


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 编辑 王进雨 校对 李立军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kirasanta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